无独有偶,在此之前“乔碧萝殿下”在一起直播事故中因技术bug露出真脸,被网友戏称“萝莉变大妈”一时间登上各大媒体热搜榜。据悉,知乎热度一度达到了6亿多,不过潮水来的太快退的也快,随着B站、斗鱼、虎牙一纸封杀令,“乔碧萝殿下”的热度瞬间熄火。

乔碧萝、红花会贝贝一出接一出的闹剧,让本就处于舆论风口的直播行业再次引发广泛热议,也让人们看到主播们为了攫取高流量陷入不断下探底线的自我迷失。在移动互联网红利渐失的今天,大部分移动应用面临后续增长乏力的困境。直播行业也在探索新的营销变现模式,但在暴利收入的背后不断挑战法律底线和社会道德评判的直播事件屡屡浮现。

直播平台乱象屡禁不止

有的主播为了打造自己的ID或走才艺路线或走搞笑路线,也有主播期望能够像“李佳琦”一样成为带货变现小能手,但也有部分主播开始利用监管漏洞牟取利益。包括高调售卖假货,例如“阿迪达斯”运动鞋49元包邮到家、“古驰”“宝格丽”“路易威登”女包19.9元起限时抢购……还有主播穿着暴露、搔首弄姿到不可描述,利用看客“猎奇”或“猎丑”心理大口朵颐流量变现下的“有色”收益。

先说制假售假乱象,此前据央视报道:一些“自制名牌气垫粉霜”、“买口红套餐学做口红”的视频在直播平台大肆传播。视频中显示,一些自制名牌化妆品将成分未知、来源不明的液体挤进盒子调和搅拌,放入海绵吸收均匀,再贴上密封条和底标,装进盒子,一个真假难辨的名牌气垫粉霜就这样诞生。

还有一些主播为了躲避监管和审查不会直接在直播时兜售产品,而是在自己的个人简介或视频说明中留下聊天软件的联系方式。如此一来,售假流程就会变得更加隐蔽且难以监控。

随后,快手和抖音平台发布声明,对于涉嫌传播售假制假的视频,将发现一起处理一起,涉嫌帐号将被限制部分功能直至封禁。但是笔者在抖音和快手平台依然可以搜索到自制口红的视频,至于口红材料来源、制作工艺是否合格难以评判,如果是用作销售难保商品质量是否过关。

其实从多次直播平台违规事件处理流程来看,都是“先污染后治理”的手段,这似乎也是新生业态普遍面临的问题,但是随着直播平台不断发展,对于内容审核及监管的节奏太慢或者主动性太欠缺,只是一味的违规封禁、再违规再封禁、问题严重永久封禁的处理方式恐怕不能引起其他主播的重视,也难以形成明确的边界感。

直播平台需提升监管力度

“莫让创新留白成监管空白”这是业界对于新兴业态普遍存在监管漏洞的点评。自“2016中国网络直播元年”伊始,直播平台已逐渐成为社交娱乐的又一流量高地。据华创证券预估,2020年直播行业市场规模将由2015年的120亿增长到1060亿。

万般皆从“利”,密集的资本进入刺激的是一个个镜头背后火热的IP争夺战,自然不乏一些主播使尽浑身解数只求一“火”,进而吸引金主实现名利双收。所谓的“网红”究竟是KOL还是代言人值得追问。此外,一些主播靠“擦边球”的内容掩人耳目,人工审核难免会出现漏审、误审等问题。

尤其在用户量激增情况下如果平台没有严格审核监管机制势必会埋下隐患,下一个、下下一个乔碧萝还会远吗?笔者认为,这也是直播平台监管所面临的一大挑战。直播平台应负有责任去净化直播内容,加强通过技术+人工手段去主动积极发现违规现象并及时禁止。而不是等用户上报了才去处理,任其成为监管真空地带或沦为不法分子牟利的温床。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网络平台负有一定的审查监管任务,如果有明知违法现象却没有及时制止,应该承担连带责任。相关直播平台应引起重视,在审核监管上加大力度。

你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